石油价格或再迎增长!刚刚,特朗普引发了一场石油风波

本周,美国总统特朗普又宣布了一项震惊世界的决定。分析师指出,这一举动未来可能导致国际油价的提振

 

2018年3月13日,美国总统特朗普在社交网站上发布消息:解除美国国务卿蒂勒森的职务,中情局局长蓬佩奥被提名为新一任美国国务卿。

在石油圈内,这则消息引发了轩然大波。众所周知,蒂勒森在出任美国国务卿之前,是石油巨头埃克森美孚的CEO。

特朗普是当今石油行业最为关注的人物之一,因为其提出的种种政策,对石油行业的未来有着潜在的巨大影响。

在不少人士眼里,特朗普当初将蒂勒森提名为国务卿,这和石油有屡不清的关系。而上任短短一年的蒂勒森被突然解除职务,石油行业似乎难免有一场风波。

油价或上涨

蒂勒森突然被解职,石油行业分析人士的第一反应是:国际油价未来可能因此提振。

可能促成油价上涨的原因,在于这一事件对伊朗和委内瑞拉的影响。

2015年7月20日联合国安理会一致通过伊朗核协议,取消长达10年的伊朗制裁。业内至今都还清楚记得,伊朗制裁被解除后,该国快速实现石油上产,并助推国际油价跌破30美元/桶大关的事件。

但美国政府随后对这一协议产生了分歧。对待伊朗,蒂勒森主张美国继续遵循2015年达成的伊朗核协议,但特朗普则多次威胁退出该协议,因为他认为伊朗没有遵守伊核协议“精神”。这一分歧也被认为是蒂勒森突然被“裁”的原因之一。

此番被特朗普提名的新任国务卿蓬佩奥,是白宫有名的“鹰”派人物。他对伊朗态度强硬,多次表明要撕毁2015年达成的伊朗核协议。

业内分析,蓬佩奥的上任,将为伊朗问题带来更大不确定性。

伊朗制裁被解除后,石油产量迅速回升,目前为全球第四大石油生产国。伊核协议一旦失败,将对伊朗的石油出口形成阻碍。

金融博客ZeroHedge引用哥伦比亚大学全球能源政策中心的一项研究指出,如果美国恢复对伊朗的石油采购制裁,在制裁实施的第一年,伊朗石油日产量将减少40-50万桶/日。

此外,蓬佩奥的上任还可能使委内瑞拉的石油出口减小。他在接受媒体采访时指出:“委内瑞拉可能会变成美国的一个威胁。”

加拿大皇家银行资本市场主管Helima Croft指出,蓬佩奥有可能偏向于对委内瑞拉加强制裁,这将进一步限制委内瑞拉原油的出口。

特朗普的信心

美国国务卿变动,有望提振国际油价,这对石油业而言看起来是件好事?但事实可能并非那样好。

美国作为第一大石油消费国(净进口国),每年消耗了全球将近1/5的石油采出量。对这样一个消费国而言,全球石油供应的波动,并不利于其经济的发展。

不得不承认,特朗普敢于对伊朗采取强硬态度,基于其对本国石油工业新的信心。需要注意的是,页岩油不仅让美国石油产量大增,还对该国的石油产业运作效率形成了大升级。

这种升级让美国对石油供应波动有了更强的抗性,这让特朗普在处理中东、委内瑞拉问题时变得更加游刃有余。

从美国一大批整装待命的库存井(DUC)中,便可看出这一超强抗性。截止2018年2月底,美国库存井的数量已达到7491口。

DUC井即已经完成钻探,但尚未完井开始生产的油井。这是石油生产商应对市场的一种策略。

在油价较低时,DUC井处于待命状态。一旦油价上涨到合适价位,生产商便迅速对DUC井进行完井作业,并投入生产。

页岩油井由于生产周期比常规油井短,所以比常规油田更适合于采用DUC策略。因为常规油田一旦开始生产,就不能随便关井,否则会影响油田的后续生产。

大量DUC页岩油井的存在,使得美国可以在短期内迅速提高石油产量。对市场迅捷的反应,使得页岩油更容易抢占到新增石油市场。

而这,也成为了令全球其他地区石油生产商头疼的问题。

石油公司的难题

2018年3月,国际能源署发布一份重磅预测,在未来5年内,全球有50%以上石油产量的增加都将来源于美国。

这意味着,尽管全球石油需求还在增长,但全球其他地方石油业的发展,将受到美国页岩油的强烈压制。

即便是OPEC这样的组织,面对美国页岩油产量的压制也颇显无奈,更不提其他石油生产商。

布伦特原油价格相比2017年上涨近20%。但想要充分享受到这波油价上涨红利却并不容易,因为很少有石油生产商敢像页岩油商那样迅速扩产。

高盛预测2018年美国石油产量将增加110万桶/日,约占2018年全球石油需求预计增长量的60%。

据《油气杂志》年度资本支出调查报告称,今年美国油气行业的资本支出将达到1840亿美元,同比增加15%。如何应对这种冲击,将是广大美国之外的石油公司要应对的难题。

相关新闻

发表评论

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。 必填项已用*标注